笔趣阁 > 七年已过 > 乔森回来了

乔森回来了

 热门推荐:
    两年的时间眨眼就过了,分隔两地的日子,本以为就会在毫无波澜的挂念中走过的,但是有时候生活就是看不惯你一帆风顺。

    2017年7月中后

    林林在手术室进行观摩学习,结果高烧晕倒在手术室,还是站在林林旁边的实习生把林林抬出去的,医生看都没看林林一眼,继续手里的手术。

    大家本来以为林林只是累倒的,然而除了林林自己,大家都不知道的是,林林是自己吓晕自己的。林林躺在休息室的床上,两眼无光,林林在想自己该何去何从。

    林林请假回家想了两天,拒绝过,认为自己只是太累了,但是看着厨房的鲜鱼血竟然也会恐惧了,看到鲜鱼的血想到的居然是活人身上流出的血,林林不禁后退了好几步。

    林林也愤怒过,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为什么这么没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恐惧。林林在自己的房间里砸了很多东西,撕了很多报纸到最后林林认命了,绝望了,内心一片死寂。

    即使在林林最愤怒的时候都没有撕书而是选择撕报纸,可能在林林内心深处还是不敢相信的,觉得自己有一天会重新打开这些医学书籍。

    林林在家想了很久从请假两天到请假一个星期,最终还是决定退学。这可惊动了不少人。在老师的劝导下,林林退一步——休学。

    林林的反常显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本以为只是有什么隐情,但是退学?休学?这就有点严重了吧!乔森放置在国内的间谍立马给乔森打报告。

    远在美国的乔森收到消息,了解了一下来龙去脉,急急忙忙的就定了机票赶回国。

    还千叮咛万嘱咐林小云一定要盯紧林林,因为乔森了解林林的脾性,很有可能想不开。就林林那种性格,什么事都闷在自己心里,别人不使劲撬还敲不开林林的嘴。所以乔森害怕,害怕林林会做傻事。特别害怕林林脑子爆炸疯掉了。

    ……。分割线……

    林林:想过无数次相见的情景,万万没想到你会在我最狼狈的时候出现,消失了整整两年的你,就这样凭空的出现在我去交休学申请的路上。

    林林低着头颓丧的、内心惶恐不安的走在校道上,前路一片迷茫,从没有过的彷徨。林林也犹豫过,是不是真的只能休学,林林不知道自己该何处何从。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挡在了自己面前,林林没有抬头,想要绕开这个人,而这个人似乎跟林林有什么恩怨,林林走哪一边这个人就往那一边站,林林不得不停下来让对方先走,可是对方居然也停下来了。

    对方率先开口,声音低沉而魅惑,还带着一点点的熟悉感,高高在上的语气开口训斥道:“走路怎么不看人啊?你想对谁投怀送抱啊?”

    林林一听愣住了,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脸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林林现在是悲喜交加,一边为自己的事感到烦躁,一边又因为再一次见到乔森而感到惊喜。

    林林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你…。不是…你怎么在这?”说着说着,林林轻笑出声。

    乔森也笑了搂着林林的肩膀,豪迈的说道:“走,哥带你吃香喝辣去。”

    “我在国外,天天吃的都是炸鸡汉堡,都快忘了米饭的味道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听我的。我想吃烤串、臭豆腐、麻辣小龙虾、麻辣香锅、火锅…。”

    林林微笑着走在乔森身边,听着乔森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内心居然难得的平静下来。

    乔森一边走一边兴奋的计划着:“要不我们去四川吧?然后直走去西藏,回来的时候走云南大理…怎样?要不要去?”

    “去萧剑的云南大理,在夏天看玉龙雪山的雪,一场只谈风花雪月的的旅行。”乔森把自己得幻想说出来,希望引起林林的兴趣。

    林林一直微笑着,无力而温柔,缥缈而不真实,乔森看着林林的笑脸,眉头皱了起来,把手伸向林林的嘴巴,拇指和食指微微用力,把林林的笑脸捏碎:“不想笑就别笑,怪渗人的。”

    林林任由乔森捏着自己的脸,侧着脑袋,这样的触感是真实的,林林一步两步,挪着小步子,慢慢的走进乔森怀里,搂着乔森的腰,埋头在乔森怀里,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回来真好。”挺想你的…。

    乔森摸着林林的发顶,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傲娇道:“哼,就知道你很想我?所以我这不就赶回来了吗,哈哈哈~”

    林林就只是抱了一会儿乔森,就松手了,说道:“嘚瑟~”

    乔森根据自己的记忆搂着林林的肩膀,哥俩好的,嘻嘻哈哈的就往校外走去。

    两年多过去了,记忆中的小吃店还在,路边摊也还在,那些让自己回味无穷的店都在,乔森因此归属感特别强烈。

    乔森和林林站在路边摊前,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串烤串,乔森手里拿着烤鸡中翅,而林林手里拿着一串绿油油香喷喷的烤韭菜。

    乔森大口吹着鸡翅一边跟林林说道:“没想到着周边好多店都倒闭了啊!不过我看中的店都还在~我是不是很有眼光的?!”

    林林对着乔森翻了一个白眼:“你也不想想倒闭的是什么店?书店、文具店、还有特别难吃的饭店…。和你眼光没什么直接关系,这些还留在这里的小摊都是附近这几所大学养活的…。”

    这时小摊的阿姨已经把乔森点的东西都打包好递给了乔森,乔森付完账之后带着林林前往下一个地点,去超市买了啤酒,然后再去饭店把打包好的小龙虾、酸菜鱼等带上后,两人就走回到乔森的公寓。

    林林一边走一边问:“为什么不在外面吃?非要打包回家?”

    乔森特别现实的说道:“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饥不择食的样子,就是吃相特难看的样子…”

    林林此时还不以为意:“能别夸张吗?”

    直到…。

    林林手上的小龙虾还没有解决,乔森已经吃了5只;林林碗里的饭还没有吃光,乔森已经吃了两碗;林林还在一边擦鼻涕一边吃酸菜鱼,乔森已经满嘴油腻,满头大汗。

    这是林林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从难民营里面出来的。

    乔森大概吃了个七成饱后,摸着肚子,又开了一瓶啤酒,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乔森生动的跟林林说了自己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林林只是静静的听着,吃着东西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乔森瘫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眼睛却没有在电视上,反而侧头看向林林:“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电视上正随意的播着歌曲,林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有点茫然的看着乔森,不知道要说什么,是说搬出了乔森家的事,还是说自己晕倒的事,亦还是说休学的事?还是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