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 074 大舅子这只讨厌的单身狗

074 大舅子这只讨厌的单身狗

 热门推荐:
    下一瞬,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相撞,那一瞬间,可能是太安静的原因,韩智娴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而空气中的温度仿佛也因为他身体的高温跟着上升,变得炽热。

    紧接着,男人俯身,覆上了她的唇。

    她睁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一时间忘记了动作。

    而他同样的,竟然没有像往日一样化身凶兽、左冲右撞,而是含着她的唇一动不动,鼻头与她相抵,贪婪地盯着她。

    那样的目光,仿佛害怕一个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似的。

    那一刹那,韩智娴竟然觉得他在害怕失去自己。

    那样脆弱而专注的眼神,那样深情脉脉的凝视。

    心跳声,仿佛愈发清晰。

    然后,他试探着,舔了她一下。

    唇上传来温润的触感,韩智娴脑海里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吃雪糕的场景。

    就那么轻轻地、试探性地舔上一口。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柔软,忘记了推开他,又或者是因为脖子上的伤势,无法扭头避开的关系。

    这个吻很轻柔,第一次被这么温柔的对待,韩智娴整个人都有些失神。

    渐渐地,这个吻在加深。

    韩智娴的眼角滑落一滴眼泪。

    “为什么?”她突然出声。

    黎曜略微让开了些许,有些疑惑地望着她。

    “为什么救我?”她问。

    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想要求一个答案。

    那样的眼神,坚持执拗,不容人说谎。

    黎曜眸光一深,随后却埋下了头,更加深入地吻她,这个吻好像在诉说他对她无比深沉的爱意一般。

    韩智娴却不依不饶,伸手将他推开,“是因为我是你的情人吗?”

    她想她可能疯了,竟然在问这样的问题。

    “不是。”他痛苦地望着她。

    “那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我不想要你因为愧疚和感激来报答我。我爱你,韩智娴。但我知道你并不爱我,所以我宁愿说谎,宁愿你误解,也不愿意你委屈自己只为报答我。我很贪心,我不仅想要和你在一起,我还想要你的心,想要你的爱,想要你从身到心完完全全的属于我!我想要你爱我,韩智娴,你能不能也爱我呢?”

    韩智娴心中剧震,他不想挟恩图报,因为他是真的爱她,也想要她爱上他。

    望着那一双深沉的眸子,她突然发现,她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但那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让她无法忽视。

    “韩智娴,我爱你。”他低头,近乎虔诚地吻上了她。

    韩智娴眨了下眼,眼角残存的冰凉的泪水令她有些恍惚,就在这恍惚的刹那,男人撬开了她的牙关。

    他吻得很深情,也吻得很投入,仿佛她是他掌中的珍宝。

    “韩智娴,你也爱我好不好?韩智娴?”他喃喃地念道,甚至带着乞求。

    那样的声音,令韩智娴于心不忍。

    他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这样的卑微,真的很不适合他。

    “黎曜,你——”

    “爱我好吗?”他的声音那样嘶哑,撩动着她的心弦。

    韩智娴不敢再看他的眼神,她不由得闭上了眼。

    可闭上眼睛之后,五感反而变得更加敏锐。

    鼻端全是他富有侵略性的气味,耳边全是他呼吸的声音,脸上抵着他滚烫的肌肤……他仿佛无处不在。

    她突然意识到,他早已融入了她的一切。

    “我……”

    她还想说什么,男人却害怕听到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堵住了她的唇舌。

    一滴眼泪滑落下来,没入了枕头里。

    韩智娴觉得自己被他的气息挟裹着,仿佛一叶扁舟,在风雨里起伏飘摇。

    她不由得伸手揪住了他身上的衣服,然后,生涩地张开了口,咬住了他的舌头。

    她知道,她沦陷了。

    在今天他扑向自己的那一刻,她心里竖起来的防备的高墙就被砸出了一个缺口,而刚才的那一番话,彻底地将高墙推翻。

    这是她第一次回应他。

    黎曜顿住,整个人愣愣地,下一瞬,他含住了她的丁香小舌,疯狂进攻。

    两人的互动让这个吻变得无比美妙,房间里响起啧啧的水声,令人遐想。

    意乱,情迷。

    即便受了伤,即使发着烧,男人依然那么强壮勇猛。

    渐渐的,两人的衣服都乱了,被剥得七零八落。

    直到最后一步。

    韩智娴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地想要收拢双腿,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黎,黎曜?”

    这一刻,她脑袋里转过了太多的东西。

    这么快,她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但其实这事早已发生;而她还欠着他,他说过要让她还他;可她又有些害怕……

    种种情绪,十分复杂。

    深吸了一口气,正当她想要闭眼,什么都不想的时候,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疼痛不是来自于身下,而是她的胳膊。

    他的手仿佛变成了铁爪,牢牢地箍着她的肩膀,整个人颤抖着,额头上鼓起青筋。

    “黎曜?”她痛得蹙起眉尖,觉得黎曜的状态十分不正常。

    “不能,我不能,不能这样……”他的嘴唇失去血色,潮红的脸庞瞬间变得惨白,这种变脸的速度,让韩智娴心惊胆战。

    “不行,我们不可以。”他来回地念着。

    除了痛之外,韩智娴还能够感觉到,他的手非常烫,烫得简直像快烙铁。

    “不能怎样?”她出声询问。

    “啊!”他的喉咙里突然爆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如狼对月哀嚎,竟然让人的心为之一震,说不出的难受,然后他双眼通红地望着她,里面充满了痛苦与不甘,“你是我妹妹,我不能——”

    咚的一声,他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她身上,撞得她胸口和鼻梁生疼。

    他竟然晕过去了!

    “黎曜?黎曜!”韩智娴急忙摇他,然而男人却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她脸色一白,立即将手探到他额头,比刚才不知道烫了多少。

    她试图挪动身体去拿手机,谁知道男人将她压得实实的,令她根本无法动弹。

    “医生!医生!”韩智娴急忙喊道。

    很快,门口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这么快上来,说明他们肯定是听到了黎曜先前的那声痛苦的嚎叫。

    门被拧开,看到黎曜趴在韩智娴身上,医生和大威看到这个场景,脸色顿时如调色盘一般,脚步也顿住了。

    韩智娴余光扫到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她只顾着黎曜的身体,却忘了两个人的处境。

    他俩身上都没什么东西遮挡,赤裸裸的,幸亏黎曜把她压得严实,她没被看光,但是黎曜的光腚和裸背正对着两人呢!

    简直是尴尬到了极点!

    她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推开黎曜,但手刚碰到他的胸膛,就想到他背上的刀伤,如果这样直接从自己身体上滚下去,他伤口非得砸裂不可。

    “闭眼,把他翻过去。”她又凶又囧地喊道。

    大威见她憋得脸色潮红,也知道她肯定是没有力气,立即上前去,然后闭上眼,将黎曜搬开。

    韩智娴立即胡乱地套了衣服,又扯了被子盖住了黎曜的隐私部位,这才喊道:“可以了。”

    大威和医生这才睁开眼。

    “他发烧了!”韩智娴立即讲道。

    医生神色一凛,按照黎曜的体格,背上的刀伤处理得很及时,而且没有伤到脏器,按道理是不会感染发烧的,怎么就烧起来了?

    这一烧起来那可就不妙了。

    最重要的是,都病成这样了还不肯消停,还想着那档子事,简直是……

    他扫了眼韩智娴,眼神里赤裸裸地写着“红颜祸水”四个字。

    尽管如此,他手下还是有条不紊。

    “41度。”

    医生看着温度计,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这要换了别人,估计都要烧傻了。

    不过黎曜这样,也离傻不远了。

    为女人挡刀不算,还在受伤期间胡来!

    很快,医生给黎曜打起了点滴,然后亲自为他做物理降温。

    韩智娴看着躺在床上的黎曜,尤其是他烧昏了嘴里还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心情十分复杂。

    这一夜,兵荒马乱。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黎曜的体温总算是降了下来。

    韩智娴不禁松了口气,紧绷的脸色柔和了些许。

    “韩小姐,我帮您把早餐带上来还是……”大威询问道。

    这一夜,韩智娴和医生换着帮黎曜擦身体,看到韩智娴主动参与黎曜的治疗,大威暂时放下了对她的成见。

    黎董那么掏心挖肺地对她,总算有了点儿回报。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无动于衷,他绝对不会对她有任何好颜色,看她愿意为黎董付出,他才主动关心早餐问题。

    听到这话,韩智娴抬头一看,天都亮了。

    “我下楼吃吧,在这里吃会有味道。”说着,她趿起拖鞋起了身去。

    只是刚走到门口她就回过头来,对屋内的两人叮嘱道:“昨晚他烧糊涂了,所以希望你们从脑海里抹掉看到的那一幕。”

    大威和医生相视一眼,然后对着韩智娴点了点头。

    既然韩智娴都那么提了,他们肯定不会多嘴对黎曜讲。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做到一半倒在女人身上吧?那是多么丢脸的一件事情,他们要是敢当那个知情者,只怕会被黎曜剁碎了扔去喂鱼!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仅看了黎曜的光腚,万一让黎曜误会他们看到了韩智娴怎么办?那真是死得不能再透了。

    为了小命起见,自然是关好嘴巴,将这件事情烂到肚子里去。

    韩智娴一路下了楼去,坐在餐桌旁,她一边少量的、慢慢地咀嚼着嘴巴里的白粥,尽可能轻的吞咽,一边搅动着碗里剩下的粥出神。

    黎曜昨晚真的烧昏了,只怕他醒来,都不一定记得昨晚的荒唐事。

    是啊,多荒唐。

    一个不可能谈爱的男人对她说爱,而她一个猎物爱上了猎人。

    她叹了一口气,脖颈却扯得生疼。

    接下来,她该怎么办呢?

    还有,黎曜昏倒前,说她是他的妹妹又是怎么回事?

    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将食物送到了嘴边,她闭上了眼睛,一点点的咀嚼、吞咽。

    就像人必须吃饭一样,生活也必将继续下去。

    算了,不想了,等他醒来,走一步看一步吧,她想。

    同样抱着走一步看一步想法还有季茜。

    大年初一这天早上,她从本家的床上醒过来,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拉开窗帘,她撑了个懒腰,然后做了几个深呼吸。

    吐故纳新,又是新的一天,新的一年!

    昨晚,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和二爷爷、四爷爷出来之后,竟然没有提选定季茜作为继承人的事情,季茜也说不清楚是另外两位老人阻挠了老爷子呢,还是他们准备将事情延后一些,不过暂时不用背负这个重担,她感到无比开心。

    至于未来会怎么样,走一步看一步,这就是她的心态。

    “妈,早上好!”出了门,季茜心情颇好地朝闵淑贞打招呼。

    “走,下楼吃早餐吧。”闵淑贞受她的好心情感染,也不禁笑了笑,随后问道,“今天祭祖之后,你是不是约了宋臻?”

    “那当然!”

    “我呢?”突然插进来一道男声,是她哥季铎。

    “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季茜开玩笑。

    “好啊。”谁知道季铎一口应了下来。

    季茜顿时身体一僵,转过身来,“哥,我开玩笑的。”

    “我当真了。”

    季茜的嘴角控制不住扯了扯,“那个……我和宋臻去约会,你去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

    季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顿时无语凝噎。

    单身狗这种物种,尤其是厚脸皮的单身狗,真的很讨厌有木有!

    ------题外话------

    推书,长歌新开了温暖短篇:《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主要为了过冬,太冷了)打滚卖萌,求收藏和评论!

    【简介】

    “是你?”

    签售会上,安婧抱着书,惊愣不已。

    谁能告诉她,当红白金作家、被誉为灵魂写手的柏川大神,竟然是她六年前的邻居!

    “这就是偶像剧的开头啊!”闺蜜兴奋。

    然而,中间隔了五年的时光,谁又还在原地?

    *

    记者采访柏川大神,“您今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男神答:“找到故事里的那个女人。”

    而现在,故事里的女人站到了他的面前。

    “好久不见。”他说。

    *

    她以为的偶遇,不曾想是他五年的拼命追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