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幽荒绝 > 二十六、恶战(15)

二十六、恶战(15)

 热门推荐:
    药叶儿眼神锐利看着范潋,慢慢的走到他的身侧,侧目而视,“你总以为他人比你医术高明,是天赋使然,你却从未想过是不是别人比你更努力!你真的以为有人生来就会行医治病,不需要努力便可以成为医届传说吗?!”

    药叶儿的这句话,好比一道闪电,猛的刺穿范潋的心脏,他的心头被人重重的敲了一击,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是啊,他只是觉得栾与薛承从一开始学医便是信手拈来,却从未想过,他们是不是也如同他一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才取得的今天的成就。

    药叶儿眯着眼睛看着范潋,正声说道,“栾自懂事开始每日都要捣一样药材,每日要背十几篇医书。哪怕是流放玄武帝国南境,他也从未放弃过学习医术。在圣手城学医几年,更是医了许多疑难杂症。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钻研着医术,从不懈怠。这些年看的病例,一点都不会少于我看的病例。而你,你又医了多少病例呢?”

    范潋被药叶儿问的手不由的攥的更紧了。

    药叶儿淡然的看着范潋,“毒师,本就是医师分出来一只旁门,你们范家成日里不好好钻研医术,用这些旁门倒是得心应手。你在这样的一个居心叵测的家族里,又如何能够成长?你们范家与薛家当然不如玄家,因为玄家从始至终都只效忠医术而已!”

    栾看着范潋,亦轻声说道,“医术本就不应该是给人带来权钱富贵的东西,若是强行使然,必会有后报。”

    范潋沉思片刻,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玄栾,你说这话不觉得非常可笑吗?你现在做的事情与我范家何异?进了御医院,你敢说你就不会替玄然做事?!”

    栾丝毫不在意范潋嘲笑之声,淡淡的说道,“即便是为了给我玄家翻案,我也不会用医术以外的手段。我会用我毕生所学,正大光明的与你们决一胜负!”

    范潋没有想过,栾会想放弃玄然这个靠山,正大光明与他一较高下,但是栾说的话他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之前试医会上三番五次的刁难,栾确实用自己的高超的医术化解了所有的难题。

    现在他才是那个害怕栾、不敢与他正面一战的懦夫。

    他在害怕栾吗?他的手与腿都在微微的颤抖,手心不断的往外冒着汗,这种心虚的感觉,没有来由。

    正如药叶儿所言,栾的医术是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丝毫没有懈怠,努力钻研的结果。

    那么,自己真的努力钻研医术了吗?

    还是自己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装出一副努力钻研医术的样子给别人看呢?

    药叶儿看着范潋抿着唇,不说话,便从随身携带的小药囊中,拿出印有“药”字的鉴函递给范潋,“这本来就是给你准备,不知道何时能交到你手上,我便随身带着。而今应该是个好机会。”

    范潋不解的看着药叶儿,“这是什么?”

    药叶儿解释道,“这是荀金药房的委任书,你拿着这个委任书,去找玄城荀金药房的金方公子,他会安排你在幽荒大陆内的所有荀金药房内轮诊……

    你来寻我们,不就是因为心中有疑惑吗?

    为什么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越那个名为玄栾的大山,为什么栾的医术如此精湛,为什么我如此懒怠的一个医师可以如此顺利的通过试医会一次又一次的考验?

    我想这些疑问的答案你需要自己去寻找,或许……当你同我们一样,摸过十五万例的病例时,你心中所追寻的答案自然知晓。”

    范潋伸手接过药叶儿手中的鉴函,看着她,“你为何要如此……我再三为难你。”

    药叶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得好看,“在这片大陆上,医学之所以繁盛,就是因为那些改革者有你这样的不甘心情。我们医师每一次的成长,都会伴随着死亡。

    每一次执针,心中都会有无法言喻的恐惧。正是因为这些恐惧,让我们不断的精进自己的医术。敬畏死亡,应该是每一个医者的本能。

    你看不惯我懒散的模样……我认为这样,甚好。

    因为生命本来就是需要我们敬畏的——一个不懂得敬畏生命的人,是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医师的。”

    范潋似乎没有想到,药叶儿嘴里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这是在夸他吗?范潋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我才不需要你的施舍……”

    栾看着翻脸害羞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到底是个孩子。

    栾走上前去,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温柔的声音说道,“你应该这么理解叶儿方才的那一番话。她是认可你,才会给你荀金药房的鉴函。这世上,若是有什么让人无比兴奋的话,那便是,获得对手的尊重与认可。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栾的这番话,重重的撞击在范潋的胸口上,他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原来,这股从心底扩散开来的喜悦,是因为他得到了药叶儿与栾的认可吗?

    终于,有人看见了他的努力!

    虽然听见栾说这番话,心里很高兴,但是范潋依然嘴硬道,“我……我才不是这么想!我可没有把你们当对手!”

    药叶儿与栾相视一笑。

    *

    夜里,药叶儿坐在苑中,听着秋日夜晚的虫鸣,看着印着月光的药山。她依稀记得,刚到医师院的时候,每到夜晚,整个院子灯火通明。许多为了进入玄武王城御医院的医师,挑灯夜读。而今经过几轮测试,只留下了数人。

    医师,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职业,到底承载的是什么?

    医术,上可以医帝君护一方黎民,下可以治一方百姓安乐。

    但是进入这个行业需要吃得苦太多了。许多人,学了一辈子的医术,最终还是死在疾病的手里。

    面对病重而离去的人,面对自己医术不济而离去的人,面对自己诊断失误而离去的人,面对自己无能为力而离去的人……这些医师们,每日从忘川中把人的魂魄一个一个拉回来,而终有一日又要看着他们离去。

    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职业啊。

    ------题外话------

    洛少写文,不仅仅想写故事,还想与各位讨论讨论上层建筑——人生哲理。

    何为医者,范潋年级太小还不太懂,性子太尖锐,但是他却知道尊重生命,单单就这一句话,就足以让药叶儿救他一命。

    何为强者,不过是因为他们比一般人更努力、更专注,他们在他们喜欢的领域花的时间比别人更多,再无其他。

    洛少给药叶儿与栾的人设是天才,无论是医学天赋,还是在对医学执着上面,他们都是天才。医学天才与努力天才,而后者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这便是洛少心中的医者与强者,不知道在各位公主殿下的心理,是不是也是这样认为的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