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潮纪 > 第五十章 画圣真迹

第五十章 画圣真迹

 热门推荐:
    这冶父山在庐江县府东郊,群峰耸拔,盘旋而上,远眺江光,俯视五湖林峦崤密,雄俊秀丽,甲江淮间诸山。

    昨夜一场山谷小雨,雾气未散,此时晴空万里,盘旋山中台阶而上,上有浮云紫雾,下有群峦叠翠,蔚成“冶父晴岚”之景,乃是这冶父山上不可多得的时景之一。

    千余年前的逐鹿战国时代,冶父山便是荆吴之地有名的铸剑圣地,至今冶父山中还留有当年吴地铸剑名师留下的铸剑池。

    从冶父山山路拾级而上,经过百尺崖、响鼓岭等处约莫山中数里路,便是到达了实际禅寺的山门处。

    实际禅寺内有八百佛众,以实际禅师为尊,又有“孝慈伏虎禅师”的敕封,除了这冶父山实际禅寺,还在庐江县城里有一座名为“金刚寺”的道场。

    实际禅寺的山门处,早有沙弥在等候。

    见到陆殊带着十数人到来,也是赶忙上前道:“陆施主,方丈和监院在大雄宝殿等候多时了,吩咐小僧见到陆施主,便引去大雄宝殿。”

    陆殊点了点头,便是让这沙弥领路前往实际禅寺的大雄宝殿。

    这实际禅寺左右不过传承百余年,也是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因为实际禅师佛法精玄,又旁通儒理之学,香火才是逐渐繁盛了起来。

    时至今日,实际禅寺内有十余座佛殿,耳房厢房无数,依照着冶父山的山势修炼,连绵数里之地,石梯山径相互沟通。

    苏潮毫不意外,他想起来了半年前大夫人苏吴氏便是请了实际禅寺内一行道行还未修炼到家的和尚做了一场七日七夜的水陆法事,便是花费了数百两银子,达官贵人对此佛门之事倒是热衷的很。

    至于升斗小民,哪怕是在灾年中自己挨着饿,都会是将节省出来的米粮送到这佛前供奉,或是祈福,或是还愿。

    而朝廷又是压制道门,褒扬佛门,对佛门圣地的赋税极低,几乎是可以微乎不计。

    想到这里,苏潮也就释然心中疑惑了。

    难怪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实际禅寺能够修建的这般雄伟壮阔。

    大雄宝殿乃是实际禅寺中最为壮阔的的宝殿,其内供奉的乃是万佛之祖以及其它的重要佛位。

    其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自不必说,连佛像表层都是镀了一层金粉,熠熠生辉。

    “方丈,住持,监院,陆施主来了。”

    小沙弥进了大雄宝殿,向着佛坛前的三位袈裟僧人禀报道。

    此乃实际禅寺的慧能方丈、慧文住持、慧方监院,见到陆殊领着众人到来,皆是睁开了眼睛。

    “叨扰三位大师精修佛法了……”陆殊朝着三人拱了拱手言辞恳切的作揖道。

    慧文住持负责接待外宾一事,见陆殊这般行礼,也是点了点头,道:“陆施主所求,老衲已经获悉,着人去山中伏虎寺去取游施主的画作,如今应该是在后殿布置好了。”

    陆殊再次道谢:“有劳慧文住持了。”

    慧文住持瞧了陆殊身后的众人,也是道:“陆施主,那游施主画作乃是当年与实际禅师的因缘善果,佛门有法,不可轻易入缠杂于因缘善果之中。”

    陆殊知晓慧文住持这话意思,也是道:“慧文住持放心,此行只有三人前去观览那画圣真迹,皆是出身豪族的读书子弟,知晓分寸的。”

    闻言,慧文住持点了点头,便是吩咐旁边盘坐着的一僧人道:“释安,便是有你携带三位施主前往后殿吧。”

    “是,师父。”

    那释安也是点了点头应下,让身边的师兄弟安排陆殊、李仪和苏潮的随行人员前往偏房歇下,准备斋饭,自己亲自带着苏潮三人前往后殿中。

    这释安言辞甚是清晰,向着三人解释道:“当年游施主经过冶父山一带时候,天降暴雨,数日未停,游施主茕然一身,是师尊收留游施主避雨数日,为答谢收留之恩,数年后游施主便是作了一副《冶父山孝慈伏虎禅师图》差遣人送过来了。”

    到了后殿门口,释安从守门的沙弥手中端着的案盘取出来三个香囊,递给了苏潮三人道:“这是实际禅寺内精心制成的去尘香囊,可住人凝神静气,三位施主请佩戴好。”

    苏潮点了点头,自是照做了。

    但凡是拜见名家大作,读书人都有着“净手”“焚香”“沐浴”等礼节一说,以示虔诚之心。

    此行因为有着陆殊的面子,实际禅寺内并未拿着这些陈腐规矩要求众人,但是为了保护那画圣游佛君真迹不受污迹沾染,这去尘香囊自是少不了的。

    果然,这去尘香囊将那袋口的丝绳拉开系在腰际处,便是溢出来一股清新怡人的檀香之气,令人神清气爽,精神一震。

    “好东西!”

    苏潮只觉得这去尘香囊不似胭脂俗粉那等俗气香味,料想应该是实际禅寺花费大气力作出的。

    见苏潮等人佩戴好去尘香囊,释安便是让人打开了后殿紧闭住的大门,让众人进去。

    后殿的中央,有一处长方桌案,其上搁置着一副还未打开的画卷,四周有着灯龛,隔着比较远,看来是不想那画卷附近有明火出现。

    “这就是那画圣游佛君的真迹?”苏潮率先开口问道。

    释安点了点头应下:“正是。”

    随后释安便是将这画卷摆放周正,解开其上的丝绳,缓缓地铺展开,在其画首处,露出来一行小字。

    正是“冶父山孝慈伏虎禅师图”十个小字。

    就是在释安将这画圣真迹完全打开,苏潮、陆殊和李仪几人定睛看去之际,异变突生。

    “吼!”

    一声浑厚悠长的虎啸声似乎是从画卷中激荡响起,令众人心神为之一慌!

    见到苏潮和陆殊的面色有异,李仪也是笑着问道:“怎么,陆兄和苏兄弟也听到了虎啸声?”

    在一旁的释安也为众人解释道:“几位施主,游施主作画已经臻至化境,用笔炉火纯青,画出来的景象也是栩栩如生,故而观览画像时候,常有异象声响发生。”

    听释安说的十分轻巧,苏潮却是不以为然。

    那游佛君有画圣之称,岂能够用常人眼光看待。

    苏潮就听闻这画圣游佛君乃是集儒释道三家精妙于一身的天资绝顶人物。

    如是想来这副《冶父山孝慈伏虎禅师图》或许掺入了极为玄妙的道术法门加以修饰。

    苏潮心中默默运起“金钟出魂”固守本心,再看向那《冶父山孝慈伏虎禅师》图,这才是一瞥见了庐山真面目。

    这副《冶父山孝慈伏虎禅师图》上所绘画的景物并不复杂,线条也十分简单,余下了大量的留白,以此营造出了大雨过后山中云雾缭绕的渺深之感,乃是作画用笔达到了绝处的高深表现。

    画中的细节处表现在右下角,那里有一棵菩提树,树下盘坐着的,想来就是那位伏虎禅师了。

    而这幅画的核心处便在距离伏虎禅师并不远的一头斑斓大虎,四爪立在一块高大的花岗石上,一双虎眸盯着画卷外,有蓄力扑食的意境。

    而苏潮视线聚焦在这老虎身上,只觉得这一双咄咄逼人的虎眸正在盯着自己,隐而不发,令苏潮脊背隐隐发寒。

    似乎,这老虎下一刻就要跳跃出画卷,张开血盆大口将自己吞入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