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39章 进化之心

第39章 进化之心

 热门推荐:
    关门上锁。

    素子的表情很是严肃,以致于原本还想要调笑两句的祝觉默默的将到嘴边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u盘里的资料看完了?”

    祝觉知道得到衔尾蛇在角斗场人体实验室内资料的素子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开始研究,现在如此紧张,应该是从中发现了某些端倪。

    “只能说是大致的浏览而已,其中的很多内容在网络上找不到可以解读那些资料的数据即便如此,仅仅是我分析出来的一部分资料也充分说明衔尾蛇组织正在进行一项特殊实验!”

    素子抬手将袖口上撸,点了点小臂内侧插着的u盘。

    “等等”

    话题涉及到衔尾蛇组织,祝觉抬手制止素子往下说,将感知散开,确认办公室周围没有窃听者才接着说道,

    “不论是杀人游戏还是角斗场的人体实验室,都证实了你说的这一点不是么,我想知道的是实验的内容,譬如我得到的那团从怪物头顶上分泌出来的棘皮肉球。”

    “u盘中记载的大都是实验日志和各种实验题的数据变化,从中能够推测出来的是衔尾蛇组织通过某种渠道得到了一种被他们命名为进化之心(the  heart  of  evotion)的物质,我不能确定它的外在表征,目前可以知道的是在一定的条件下,它能够与生命体相容,并且对其进行以及精神上的双重刺激,进而达到类似于生物进化的效果当然,这仅限于理想状态。”

    既然是实验室的数据,自然不会记录这种东西的来由和衔尾蛇组织的内部信息,更多的还是各种实验体过往的测试数据,也就是素子有着数据库的支持,换做正常人想要一个晚上分析出其中有用的信息,恐怕得有一个专业的科研团队才行。

    “昨晚我在角斗场倒是看到过实验体,只不过那种跟僵尸差不多的状态也能算是进化?”

    祝觉回想着在人体实验室内看到的从培养舱内跌落出来的与其说是人类更像是介于丧尸和精神污染源突变体之间的家伙,它们要是也能算是进化体,那精神污染源突变体就是进化成功的典型。

    “实验室内都是些尚处于培养中的个体,简单来说就是半成品,所以才会表现出那种状态,事实上根据他们的数据显示目前成功的个体甚至没有超过10人,而角斗场人体实验室的研究目标就是尽可能的增加进化之心与人类之间的共生机率。”

    素子说话的同时,双眼闪烁的数据流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从办公桌上扯来一张纸,边在上边涂涂画画边接着说道,

    “u盘数据显示他们的实验编号已经到086,这意味着死在他们手中的人至少也是这个数字,而这还仅仅只是角斗场实验室的‘成果’,你之前见到的那个实验室消耗的实验体可能要更加的恐怖,而且从你之前的描述来看,后者进行的实验要更加的直接我知道了,它们之间很可能是流水线模式!”

    “流水线模式?”

    祝觉双手十指交错,蹙着眉头看向素子。

    “这种状态就像是罐头制造的过程,根据u盘数据记录,角斗场实验室进行的实验项目明显是不完整的,起初我以为是他们刻意隐藏了一部分信息,现在看来很可能这个实验室不过是流水线的初步作业,套用到现在的情况则是角斗场实验室仅负责初步筛选掉一些完全无法匹配的实验体或者说处于整条实验链的一部分,然后将剩余的已经完成改造的实验体转送到其他的实验室进行第二步骤,以此类推,这就是所谓的流水线模式。”

    素子的言外之意无非是他们发现的这个实验室很可能只是衔尾蛇组织的实验室之一,其中的资料也仅仅只是针对他们整个计划中当中的某一环。

    这很可能是衔尾蛇组织故意而为之的结果,分散的实验室可以最大限度的确保他们的整体计划不暴露。

    “照你这说法,光拿到u盘其实作用不大,它隐藏的数据并不足以让我们顺藤摸瓜的找到衔尾蛇组织?”

    在当时的情况下祝觉自然不可能刻意的留活口,本以为能拿到u盘就行,现在看来他还是想的有些简单了,有着“零”组织做为靠山的衔尾蛇在资源方面自然不会缺,几个实验室还是能开起来的,

    “那颗棘皮肉团呢,以前从未见过精神污染源突变体死后体内结出这种古怪玩意儿的。”

    “这方面的数据我没能找到,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进化之心的衍生物品,只是不知道其中的运作原理。”

    素子知道祝觉肯定会问这个问题,而她的回答也仅限于此,仅仅只是实验数据,能够从中分析出来的讯息少有直接牵扯到衔尾蛇组织的核心秘密。

    “啧,光靠这点信息可不够,总得有往下查的方向。”

    祝觉现在怕的不是麻烦,而是线索的再一次断裂,他对u盘可是抱着相当大的期待。

    “当然不会,u盘中的资料不能帮我们找到衔尾蛇组织,却提供了一些特殊的线索,给我些时间,我想应该能整理出一个新的思路”

    “先别说话,有人在靠近。”

    祝觉突然抬手,沉声说道。

    咚咚~

    敲门声在下一秒响起。

    “什么事?”

    “老板,防疫所的人来了!”

    门外的人说道。

    “防疫所之前的病人不是交给他们了么,后续的检查该做的也没落下,这时候来做什么?”

    表情有些疑惑的看向素子,后者也是摇头,不清楚防疫所的人为什么会突然上门。

    不论如何,有千帆城官方的人上门拜访,两人之间的谈话自然是无法再继续下去,祝觉这个诊所的老板也得外出迎接。

    “郑林,防疫所安保部门。”

    穿着深蓝色工作服,带着鸭舌帽的青年站在柜台边,看到祝觉和素子从办公室出来,主动上前自我介绍。

    “汉尼拔·莱克特,她是我的秘书,素子,请问有什么事吗?”

    打量着对方的着装和左胸上的铭牌,应该是防疫所的一线员工,上一次出现特殊病人的时候祝觉见到过不少与他相似的员工。

    “这是防疫所发布的通告”

    从怀里将文书抽出,双手递向祝觉。

    “通告?”

    以纸质形式还派专人过来通知,在如今的时代可不常见,祝觉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将文书接过来扫了眼,

    “在万鬼节期间配合防疫所的行动确保万鬼节期间各个社区的民众安全我这可是私人诊所,你送错地方了吧?”

    通告的内容很简单,防疫所要求祝觉的诊所抽调出一批人手进入万鬼节当天在社区街道上的流动医疗点。

    这种要求放到官方的各大医院没什么问题,万鬼节期间庞大的人流量确实需要医疗站提供现场帮助。

    问题在于祝觉这是私人性质的诊所,可没有哪项规定要让他们配合着防疫所去做这种事情的。

    “我知道您可能会有些不解,但这次的情况特殊,我想您前两天也看见了,近期在千帆城出现了一种特殊的疫病,官方的人手除开安排到各个城区以及留守的一部分人,剩余的已经无法承担下城区的医疗任务,我们需要更多的帮手。”

    没有以网络信息通知而是特地派人来的原因就在这里了,单是以信息的方式,祝觉完全可以当作没看见,到时候问起来大不了就说自己这几天很忙,没空看邮箱就是了。

    现在直接上门,祝觉想躲都躲不掉。

    “这个我刚跟员工们说了万鬼节放假,现在又告诉他们要工作,这不太好吧?”

    《纳克特抄本》眼见这两天就要送来了,祝觉连参加万鬼节都没心思,更别说这狗屁倒灶的移动医疗点。

    “莱克特医生,我希望您能明白,防疫所是为了千帆城居民的生命安全才向您提出的请求,如果您为了个人的享受而拒绝,恐怕我们不得不怀疑您的医德,下个季度我们或许会对这方面进行考察”

    有些话不用说完,留一半,反倒是显得意味深长,郑林此时无疑代表着防疫所的态度,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祝觉不帮忙,可以,反正法律也管不着。

    但防疫所做为官方部门,启动对一家诊所能否继续开设下去的审核流程也是完全符合法律的。

    能不能通过就看祝觉这家诊所的运气了。

    “呵,你不会以为我”

    本就有些不耐烦的祝觉意识到对方言语中的威胁,表情同样不好看,当即就想要开口拒绝。

    然而话说到一半却被素子抢断。

    “莱克特医生,为了千帆城居民的安全,我想我们应该参与这一次的活动。”

    素子背对着郑林,与祝觉对视一眼,不着痕迹的眨眨眼。

    “这行吧,参加就参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尽管不太理解素子为什么会突然表态,但出于对她的信任,祝觉还是没有选择反驳。

    “具体的内容我们会在后续的通知您,请随时关注邮箱。”

    眼见的目标达成,郑林也没有继续待着的意思,估计还有其他的私人诊所等着他“光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