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五零六章 压不住棺材盖的腾蛇部落的巫

第五零六章 压不住棺材盖的腾蛇部落的巫

 热门推荐:
    长腿腿上的上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也加入了干活的行列,这一段时间的光吃不干活,总是让他觉得有些心虚。

    此时的他,正拎着一把骨锨将其余人从独轮车上倒下来的泥土从一边铲到另外一边。

    这些泥土上,覆盖着一些切的有些碎的草,甚至于还有好几把在他们看来极其珍贵的食盐!

    纵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部落里的人拿着食盐往这些土堆上撒了,可长腿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震撼和心疼。

    这样美味和珍贵的食盐,居然就这样被撒进了土里?

    都好的东西啊!

    在震惊和心疼的同时,干活干的也更加有劲了,因为听说这是神子要为他们建造用来居住的房子。

    给自己等人建造的房子里居然放入了这样美味珍贵的盐,他如何会不感动,如何会不拼命的干活?

    回想一下他们原来部落巫弄一点盐,除了自己和几个首领吃、其余人全都没份的自私行径,长腿就愈发觉得这个部落的神子还有巫是这样的大方善良,令人心生敬佩。

    甚至于觉得原来巫还有首领,被处死是应当的。

    腾蛇部落的巫已经被火烧成了灰,如果是土葬的话,知道长腿心中想法的他,一定会掀开棺材板,过来狠狠的给长腿几下。

    然后指着长腿暴跳如雷。

    自己部落只有那一丁点盐,而这个部落却能源源不断的生产出大量的盐来,两者之间能这样比吗?

    如果自己部落的盐能够跟这个部落的一样多,别说盖房子了,把长腿腌制成咸肉也没有丝毫问题。

    只可惜,腾蛇部落的巫已经被烧成了灰,与其他同样烧成灰的腾蛇部落的人进入了青雀部落的粪坑。

    在里面沤制上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成为肥料,进行肥田。

    因此上,纵然能知道长腿心里的唠叨,最多也只能让粪坑多冒出几个黏稠的气泡出来。

    心里念叨着这些事情的长腿,拿着骨锨一下下、手下不停的将这堆加了‘佐料’的泥土翻到另外一边。

    经过这样的一次翻腾之后,土堆表层撒着的盐还有干草,就会和泥土比较均匀的搅浑在一起。

    然后有人有用碗舀水往上面泼上一些,弄的有些潮湿之后,再铲起放进已经隔开支好的模子里。

    经过使劲的夯制之后,就成为了墙。

    将一堆土翻完的长腿直起身子,看着在他们的劳作下出现的一截土墙,心神忍不住的有些动摇。

    原来围墙和房屋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真的是人能够建造出来。

    原来除了采集、打猎、攻打别的部落,人居然还可以做出这样伟大的事情!

    长腿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看那土墙,有些激动的同时,还带着一些不可置信、

    他有些不太敢相信,这围墙居然就这样被他们给修建出来了。

    在长腿看着他们修建出来的土墙而心情激荡的时候,立在围墙上的韩成也在看着正在劳作的人群。

    两个奴隶小院的选址和相应措施的实施,让他心中石头落了地。

    而且这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奴隶们,对于他们的奴隶身份也没有什么抗拒,全都按照他的安排,安安分分的干着活计,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这样就好,韩成心里这样念叨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依照他的性子,只要这些奴隶们听话,不乱来,他也不会做出太过于苛刻的事情。

    像周扒皮一样起的比鸡早,装鸡叫让长工们起床下地干活的事,绝对不会出现在比他的身上。

    起的比鸡还早,这样的奴隶主做起来岂不是太过于辛苦了?

    他的目光在这群正在为建造房屋而忙碌着的奴隶身上停留了一阵,便越过他们,来到了围墙的东面、小河的下游位置。

    部落里的麻已经沤制好了,终于从战争中恢复过来,腾出手的人,在韩成的安排下,正在那里将麻捆捞出来进行剥麻。

    到了现在,麻已经成为青雀部落必不可少的一种作物了。

    除了麻布的用途越来越广之外,麻绳比绳草结实好用,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所以在腾出手来之后,韩成就立刻让人去剥麻、洗麻。

    这样刚好可以在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在屋子里织布。

    就是不知道火部落的麻种植的如何了,他们有没有开始织布。

    韩成想起了那个部落人口不少的、在河下游的部落。

    远远的看了一会儿众人剥麻之后,韩成又将目光投向部落的西方。

    落叶之后的树林,显得清减了许多,透过枝枝丫丫,目光可以往里面延伸很多。

    不过那里依旧安静一片,不见出征之人归来的动静。

    韩成这样想着,随后摇头笑笑。

    暗道自己太过于心急,这才过去几天,就开始想着大师兄他们归来的事情了。

    按照兔毛之前的诉说,他们这时候,最多也就是刚刚到达腾蛇部落的老巢而已,距离回来,还有不短的时间。

    慢慢等着吧。

    但这种等待是真的令人感到煎熬。

    不过这种煎熬立刻就被冲淡了不少,因为背后传来了一声带着喜悦的叫声:“成哥哥!”

    韩成转身,白雪妹已经顺着木梯迅速的往上爬了。

    居高临下的韩成,具有绝对的优势,目光透过她的领口,可以看到一片颤抖的白色。

    白雪妹没有留意到韩成那不太正经的目光,即便是留意到了也不会太过于在意。

    毕竟比这还要不正经的事,两人早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

    “成哥哥,我弄出来了好东西!”

    白雪妹爬上来之后,伸手拉住韩成的胳膊,高兴的又蹦又跳。

    感受着胳膊上软软弹弹的触感,韩成担心白雪妹抱的不够紧,就非常贴心的将胳膊往她怀里又靠了靠。

    然后这才笑着开口问道:“什么好东西?让我看看。”

    其实就算是白雪妹不说,韩成也能够猜出白雪妹所说的好东西是什么,不过见小媳妇这样高兴,也就不忍心扫她的兴致,故意这样顺着问。

    “你猜猜看!”

    嘴里说着猜猜看,手已经松开韩成的手臂,伸入衣服兜里,将那东西给掏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