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零六章 王师来了!【1更】

第四百零六章 王师来了!【1更】

 热门推荐:
    “来人,为本将军着甲!”

    很快披挂整齐的胡里木汇集了自己的亲卫,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城中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城给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鞑靼人士卒听到那号角声立刻骑着快马向着号角声方向而来。

    不过是盏茶功夫而已,两千多士卒聚集在胡里木周围。

    可以说除了四周城墙之上驻守的鞑靼士卒之外,城中的近三千士卒这会儿已经来了差不多八九成了。

    简单的清点了一下人马,胡里木一声低吼道:“众将士,随我迎战明军!让他们知晓我鞑靼铁骑的厉害。”

    说话之间,胡里木当先沿着街道纵马直奔着北城门方向而去。

    街道倒是勉强容纳数匹马并行,当数千骑兵纵马而行的时候,大地为之震动,太原城中不少百姓被惊动,许多人大着胆子从门缝之中向外看去,正好看到鞑靼人大军在长街之上驰骋的情形。

    鞑靼人骑兵直奔着北城门而去,很快抵达北城门之前,这会儿北城门城墙之上已经是沦陷了大半,越来越多的大明士卒出现在城墙之上。

    原本驻守城墙之上的鞑靼人五百人马这会儿尚且还活着的怕是不足两百人。

    城门口处甚至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显然是大明兵马正在冲击城门。

    数十名鞑靼士卒以横木封锁城门,不过看那情形,如果撞车继续下去的话,怕是要不了多久,城门就会崩塌。

    纵马而来的胡里木借着火光只看到城墙之上到处都是大明士卒的身影,心中生出几分焦虑之感,冲着城门口处的士卒吼道:“快,开启城门!”

    看到胡里木的时候,守城的士卒眼中闪过振奋之色,听到胡里木开启城门的命令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虽然说心中很是惊讶,但是出于对胡里木命令的服从,数十名士卒努力的将横木抬了下来,一瞬间,城门开启,原本拥堵在城门口处的大明士卒顺着那开启的城门便涌进了城中。

    “给我射!”

    距离城门不远处,胡里木一声令下,顿时就见一片箭雨向着涌入城门的士卒射来过去。

    没有什么防备的大明士卒顿时倒了一片,哀嚎声不绝于耳传来。

    胡里木冷笑一声,大手一挥道:“给我冲!”

    顿时就见胡里木直奔着城外源源不断涌进来的大明士卒纵马而来,手中弯刀高高扬起。

    正在大军之中指挥着人马攻城的徐天佐看着一名名的士卒攀爬上城墙,城墙之上几乎看不到鞑靼人的身影,徐天佐脸上露出几分轻松之色。

    要知道他可是向楚毅立下了军令状的,如果说拿不下太原城,他甘愿受军法处置。

    哪怕是楚毅对他再看重,他当着众人立下的军令状,到时候即便是楚毅网开一面,可是他也会在军中颜面扫地,威严尽失。

    所以说徐天佐对于这一战是非常的重视的,这会儿眼见越来越多的士卒登上城墙,徐天佐知道,太原城要破了。

    就在这个时候,城门口方向传来欢呼声,闻声望去,距离城门口处并不是太远的徐天佐就见到城门开启。

    虽然说有些惊讶城门怎么这么快就被攻破,正当他下令大军自城门而入的时候,一片惨叫声传来,顿时让徐天佐眼睛一眯。

    大地微微震动,徐天佐好歹也是家学渊源,立刻便意识到一种情况,神色微微一变道:“不好,鞑靼骑兵!”

    鞑靼人骑兵纵马而来,而且数量还不少,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动静。

    看向城门口方向,徐天佐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之色。

    显然是对城中鞑靼将领的一种欣赏,毕竟对于鞑靼人来说,骑兵出城一战才是最佳的选择。

    如果说真的选择死守太原城的话,被突袭之下的鞑靼人绝对守不住太原城。更关键的是骑兵在城中,一身的实力被限制,能够发挥出一半的战力就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骑兵在野外大战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而鞑靼将领能够如此果断的选择出城一战,自然是让徐天佐对其另眼相看。

    虽然说鞑靼人出城有些出乎徐天佐的预料,但是徐天佐在攻城之前早就已经有了各种应对之策。

    眼下这种情形尚且在其准备当中,虽然说微微有些惊讶,倒也不至于没有心理准备。

    眼看着鞑靼人骑兵自城门口处冲出,就如同洪流一般,挡在其前方的士卒艰难的抵挡着鞑靼人骑兵队伍。

    “传令,起绊马索,箭雨覆盖!”

    提前有所准备的好处这会儿便体现了出来,哪怕是徐天佐事先所准备的绊马索只有十几道而已,可是在这黑夜当中,鞑靼人一点防备都没有。

    刚刚冲出城门口,正准备肆意的纵马驰骋的时候,就见前方一道道的锁链猛地被扯了起来。

    十几道绊马索陡然之间被拉了起来,顿时就见一只只冲锋的战马一头栽倒在地,发出令人心悸的骨折之声。

    几乎是眨眼之间,数十冲在最前面的鞑靼人骑兵纷纷倒地,与此同时埋伏在城门口处的上千名弓箭手齐齐射出箭矢。

    借着城门口处的火光,四周的弓箭手甚至都不用瞄准,只需要冲着城门口那一片区域覆盖就行。

    虽然说城门口处尚且还有一部分大明士卒,但是那些大名士卒在鞑靼人骑兵冲击之下,大多都已经被当场撞死或者被战马所踏死,真正能够活命下来的并不多。

    正是因为如此,徐天佐才下令箭雨覆盖,就见一片箭雨洒落下来,原本冲出城门便迎上了一道道的绊马索,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片箭雨。

    鞑靼人一时之间还有些懵了,许多士卒在慌乱之间要么是坠马被摔死,要么就是被箭雨所射杀当场。

    转眼之间的功夫而已,至少一二百名的鞑靼人骑兵便倒了一地。

    如此一幕确实让随之冲出的不少鞑靼人士卒为之惊骇不已,不少鞑靼人士卒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喝止身下的马儿停下来。

    毕竟前方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实在是太吓人了,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来。

    可是他们看到那一幕试图阻止身下战马继续前冲,但是在他们身后,源源不断的鞑靼骑兵刚刚奔跑起来,他们却是不知道前面所发生的事情啊,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当前面的一批骑兵试图停下来的时候,伸手的战马却是一头撞了上来。

    顿时又是上百名士卒一片混乱,不少战马直接栽倒在地,一些鞑靼人士卒凭借着熟练的经验在地上翻滚逃过一劫。

    然而这些侥幸逃过一劫的鞑靼人士卒却是迎来了噩梦。

    头顶之上咻的一声,一片箭雨再一次覆盖了下来。

    又是上百名的鞑靼人士卒被射倒了一大片。

    胡里木做为鞑靼人将领,却非是冲击在最前面,所以说前两波被绊马索、箭雨所射杀的鞑靼人当中并没有胡里木。

    这会儿胡里木面色惨白的看着城门外那一片箭矢,密密麻麻令人望之生畏。

    胡里木本能的一个翻身跃起,身下战马冲了出去,而他本人却是在空中一个腾空向着城门边上落了下去。

    一波箭雨落下,冲出去的上百骑兵士卒几乎在刹那之间被箭雨射杀殆尽。

    躲过了一劫的胡里木本能的吼道:“停下来,所有人都给我停下来!”

    然而其吼声在混乱之中根本就传不了多远,哪怕是附近的一些士卒听到了胡里木的吼声,可是他们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控制身下的战马停下来,只能冲向城门外的死地。

    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士卒被射杀,胡里木一颗心在滴血,要知道这些士卒可都是他手下的族人。

    胡里木不只是鞑靼人万夫长,更是一个中型部落的部落首领,他手下的士卒几乎全都是他手下的族人。

    如果说只是死伤几十上百族人的话,那倒也罢了,可是现在一转眼的功夫而已,竟然死伤了数百之多。

    最关键的是这些死伤的士卒都是他麾下的精锐,毕竟冲锋之时,冲在最前面的乃是他手下的亲卫以及军中最精锐的一些士卒。

    结果这些士卒冲的最快,却是死的最快。

    数百最精锐的士卒就这么的死在了城门外,胡里木痛彻心扉,目光一扫,借着火光,胡里木眼睛一亮,就地一滚,一把扯过一名士卒身上的号角,然后吹起号角。

    顿时苍凉的号角声在夜空当中回荡开来,城中源源不断冲锋的鞑靼人士卒听到那号角声不由一愣,本能的控制身下战马将速度降下来。

    原本两千多士卒,大多数都还没有来得及奔跑起来,这会儿倒是很轻松的便停了下来,同样也有一部分士卒根本来不及停下来只能冲出城门,冲向那一片死亡之地。

    十几道绊马索这会儿已经完全失去了效用,毕竟数百骑兵身死在那里,就算是有绊马索,靠着战马与鞑靼人士卒的尸体也足够削减绊马索的作用了。

    不过这些战马与鞑靼人的尸体却也成了不少自城中冲出来的鞑靼骑兵的阻碍,再加上徐天佐及时的将军中大半的弓箭手都抽调了过来,封锁城门。

    不只是弓箭,就连强弩、火铳等一应武器都征调了过来,死死的将城门口给封锁出,绝对不给鞑靼人骑兵出城的机会。

    徐天佐很清楚,他麾下的士卒根本就没有多少同骑兵交手的经验,鞑靼人骑兵一旦发起冲锋,即便是到时候真的能够挡住,怕是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他要的是完美的战果,而不是攻破太原城,结果却走了城中鞑靼人,自身也死伤惨重。

    随着胡里木及时的以号角声阻止了骑兵继续出城,城门口处那宛如自杀式的冲锋终于停了下来。

    短短的不过盏茶功夫而已,城门口处便堆积了一片尸体,至少有不下于四五百的鞑靼士卒死伤。

    那一片战马与鞑靼人士卒所堆积而成的尸体堆中源源不断的传出痛苦的哀嚎声。

    毕竟这些士卒很多并而非是当场便身死的,一些士卒被战马压在身下,要么是身中箭矢,只要不是要害部位,自不是一下子就会咽气的,不少都在那里哀嚎不止。

    狼狈无比的逃回城中的胡里木肩膀之上插着一支箭矢,头上的帽子早已经不知道丢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剩下的差不多两千左右的鞑靼人惊魂未定的看着狼狈无比的胡里木。

    大家在看看那敞开了的城门,城门外火光闪烁,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四周影影绰绰,不用说在城门外必然埋伏了大量的明军。

    一名副将向着胡里木道:“将军,我们该如何是好?”

    出城之路明显被堵住了,他们想要出城必须要趟过那一条死路,但是方才那一波波的死伤让他们意识到,即便是他们真的豁出去了,只怕最后冲出城去,剩下的这些人马能够有一半活下来就不错了。

    两千人,最后只剩下一千人活下来的话,这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无法接受的。

    只剩下一千骑兵,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会被大明兵马围杀了。

    胡里木咬牙切齿道:“狡猾的明军,竟然早做防备,既然北门处明军实力如此之强,那么其他几处城门肯定不会有这么强大的防御,我们从其他城门冲出去。”

    说话之间,胡里木拔下肩膀之上的箭矢,翻身上马,喝道:“长生天庇佑,儿郎们,随我出城!”

    胡里木率领剩下的两千余士卒纵马长街,直奔着南门方向而去。

    这些鞑靼人的举动自然是逃不过城外一众人的眼睛,大家只看到鞑靼人大军迅速消失在城门口,立刻将情况禀明徐天佐。

    徐天佐闻讯皱了皱眉头轻声嘀咕道:“竟然主动退了!”

    本以为鞑靼人会冒死继续冲击城门口呢,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的退了,不过徐天佐眉头一挑道:“便宜孙秋了。”

    说话之间,徐天佐道:“发讯号弹给孙将军,告知他鞑靼人去向,请他拦截鞑靼人!”

    为了防止鞑靼人逃脱,楚毅安排徐天佐负责攻城,而孙秋则是负责防守其余三座城门。

    而这会儿孙秋正在南门处坐镇,他率领一万人马而来,东门、西门处他各自安排了三千兵马,而他则是亲率四千兵马坐镇南门。

    徐天佐选择自北门攻城,孙秋只能赌一把,以他对徐天佐的了解,鞑靼人想要自北门出城根本就不可能,而徐天佐也绝对不会给鞑靼人机会。

    那么鞑靼人要么就是全部被徐天佐给歼灭在北门处,要么就是退入城中选择一处城门逃走。

    三处城门,谁也不敢保证鞑靼人会选择哪一处城门,所以说这就是碰运气。

    空中突然绽放一朵焰火,夜空之中看的清清楚楚。

    原本率领士卒埋伏在城门外的孙秋不由的眼睛一亮。

    想当初他同徐天佐便是在南京城外埋伏,结果宁王却是落入到了唐立手中。

    如今孙秋再次率领兵马埋伏,虽然说等着的不是宁王那么一条大鱼,但是如果运气好,能够拿下城中的这位万夫长,那也算得上是大功一件了。

    到时候就算是徐天佐攻破了太原城,而他拿下了胡里木,也能够在徐天佐面前取笑徐天佐一番不是吗。

    其余两座城门外,两名游击将军在看到空中的焰火的时候同样是打起了精神来。

    徐天佐大手一挥道:“大军入城,清缴鞑靼人士卒,严肃军纪,任何有趁乱扰民者,一旦查明,杀无赦!”

    原本城墙之上的鞑靼人士卒这会儿早已经被斩杀殆尽,城墙之上,上千之多的大明士卒正自城墙入城,倒也难怪胡里木选择离去。

    毕竟北城门已然是大势已去,他即便是留在北城门却也没有什么用,甚至搞不好还会陷入到包围当中。

    大量的士卒源源不断的进入城中,一些鞑靼人一旦被发现,自是当场就被斩杀。

    却说城中诸多百姓胆战心惊的听着那隐隐约约的厮杀之声,心中惶恐,虽然说不是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仍然能够猜到,能够让爆发大战,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朝廷大军杀回来了。

    这些日子饱受鞑靼人还有以苗氏、卢氏等投靠了鞑靼人的家族的欺凌的太原城百姓,心中憋着一股子气,热切的期盼着朝廷大军能够攻破太原城。

    突然之间喊杀声陡然之间高涨了许多,并且越来越近,已经开始进入太原城,这会儿傻子都能够猜到,朝廷大军这是已经攻破了城门,已然杀入城中了。

    一些大户之家残存下来的子弟脸上露出兴奋之色,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口中呢喃:王师来了,王师来了!

    却说苗氏、卢氏等几家在半夜时分突然之间被惊醒过来,那攻城的动静一点都不小,如果说苗氏,卢氏连这点动静都察觉不到的话,怕是他们几家早已经被城中恨他们入骨的百姓给撕碎了。

    【第一更送上,去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