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战之断刀 > 第95章 又被端了碉楼?

第95章 又被端了碉楼?

 热门推荐:
    从郭叔那里,吴非总算是了解到了,他为什么要去替鬼子引路,原来端掉杨庄碉楼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大春商量好了,放弃掉赵家庄。究根到底,还是因为不管是白石山游击队,还是二马山山寨,现今都不是鬼子的对手,就算两处联合起来,恐怕也占了不什么偏宜。而杨庄碉楼被毁,鬼子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与其把二马山一起拖进来,还不如让白石山一力承担,大不了就先放弃掉赵家庄呗。

    这是大春先提出来的,拔杨庄碉楼,他只耗费了一些弹药,手下的战士没伤到一个人,比起前番独自攻击杨庄碉楼,结果太过于美妙。更重要的是,郭叔他们把所有的缴获全都让给了白石山,哪怕是吴非想扛包面粉上山,都被他斥责了。这对于大春和白石山游击队来说,可是份天大的人情,连番几次二马山都倾力相助,那担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呢?赵家庄暂时被放弃,又不是永久放弃,总有一天,他大春和白石山游击队会重新回来,重建后的赵家庄肯定会被现在更好。

    鬼谷带领的部队在赵家庄附近游荡了半个月,也没能找到白石山游击队,这期间果然如郭叔和吴非所料,鬼谷隔个两三天,便会派那姓赵的汉奸过来,让二马山派人一起参与搜索。

    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恼羞成怒的鬼谷做了件天怒人怨的事情,他不仅烧光了赵家庄附近的麦田,连白石山周边的麦田也一并烧光了,他的用意很恶毒,断绝白石山游击队的粮食来源,逼着白石山游击队从山里走出来。

    鬼谷的本意肯定是达不成,但却歪打正着地得到了他想要的效果。麦田被烧,无粮可收,半个涞源的老百姓都将没有生活来源,失去生存的能力,这比起鬼子扫荡和围山,更像个噩梦。

    这个道理小乐未必会明白,但对于郭叔和穷苦人家出身的吴非,却是再清楚不过,或许这头一两个月,老百姓们会支撑下去,可时间一长,任谁都会耗不了。

    鬼子走后,二马山又重新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中,稍微不同的是,郭叔和二当家三当家商议过后,开始控制山上的粮食消耗,后山的菜地也扩大了不少。

    吴非不用操心山上的事,和着小乐小桐她们练习枪法,和着根哥山哥他们练习近身格斗,向郭叔学习着使用短刃的方法。他对于枪支有着与生俱来的优良感觉,尽管才摸枪半年左右,但是他的枪法,对枪的熟悉程度,已都不是小乐小桐所能比拟。近身格斗也从一开始被根哥山哥当猴溜,到后来能和他们对打,现在成了根哥和山哥两个人联手都对付不了他,倒不是说吴非身手已经好到这种地步,只是因为吴非深得郭叔的“真传”,下手很是“狠毒”,甚至连捣阴挖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使上,而根哥和山哥念及到小乐,哪敢同他一样使出这些不要脸的招术,自然是奈何不了他。至于怎么样才能使好短刃,起先是吴非缠着让郭叔教他,郭叔也只权当消磨时间,教了他几个小方法,没料到吴非领悟力极强,只揣摩了一小会儿,便很快掌握了这些方法,这让郭叔有些吃惊,要知道他自己玩刀练刀是下过苦功的,这几个小方法小窍门也正是他从无数次练习和实战中摸索出来的,哪里像吴非这样玩玩耍耍就学会了,郭叔不是个食古不化之人,吴非爱兴,他也不掖着藏着,把一身所能都倾囊相授。

    也亏得有郭叔这个严师,有小乐小桐两个好同伴,还有着根哥山哥两个称职陪练,再加上他自身的刻苦,使得吴非在短短的时间内练就了一身的本领,现在的他只缺乏些历练和经验,不过影响不大,随着年龄和见识的增长,这个不足很快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是来到了六月下旬,天气越来越炎热,毒辣的日光仿似是要将地表上的一切生物都给烤熟一般,后山菜园边上家属种的几块小麦田已然金黄,到了收割的季节。

    正午日头太毒,吴非难得的没有跑出去训练,陪着小乐躲在木屋边上林子的荫凉下发愣,郭叔则更加干脆地在两根大树中间搭了个吊床,躺在上面呼呼大睡,惟有小桐像个孩子似地闲不住,一会儿凑在小乐身边看她和吴非发呆,一会儿又是扯根草去挠郭叔的耳朵和鼻子。

    吴非很享受这样的时光,郭叔、小乐和小桐待他就像一家人,他很愿意以后的日子都能像这样过的惬意,这中间的某一刻,他甚至还想着替萍姐和小四报完仇以后,便在二马山上安家,和小乐小桐他们一起娶妻生子,三家人一起好好孝敬郭叔。

    正憧憬着往后的美好生活时,一个五大三粗的家伙不合时宜地走进了林子,看到吴非他们几个后便大声叫嚷着:“难怪屋里没人,都跑这来躲热气了。”

    “三爷,你把郭爷给吵醒了。”小桐笑嘻嘻地看着往这边走来的三当家柳云彪,顺便栽了个赃给他,郭叔明明是她用草根挠鼻子搞醒的。

    “醒了正好,醒了正好。”三当家咧着嘴在笑:“郭爷,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老三,你咋咋呼呼地做什么?想睡个午觉都让你给搅了。”被吵醒后郭叔有些不快。

    “郭爷,你先听完我的好消息再睡吧。”三当家走到吊床跟前,盘腿就坐到了地上,他脸上全是笑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是不是鬼子又送粮食来了?”郭叔白了他一眼,把身体侧了过去,躺在吊床上背对着三当家。

    “我才看不上鬼子那点东西,若不是郭爷您和老二拦着,我早就和狗娘养的鬼子翻脸了。”三当家这倒说的是实话,每次鬼子或汉奸来,他都走的远远地,原因就是怕自己会克制不住,动手杀了他们。

    “有屁就放,别碍着我睡觉。”郭叔睡意正浓,压根就不想和三当家磨舌头。

    “郭爷,山下来消息了,昨晚鬼子上庄的碉楼让人给拔了。”

    “什么?上庄据点被拔了?谁干的?”郭叔从吊床上弹了起来,连着问了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