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半妖 > 第六百六十章:爱啃猪肘子的姑娘

第六百六十章:爱啃猪肘子的姑娘

 热门推荐:
    他有着安魄境界的修为,肉身强大,而这猛虎,竟也并非寻常老虎,一口钢牙般的利齿竟是咬破他的一层皮肉。

    鲜血的味道在猛虎口中弥散,瞬间点燃了它眼瞳深处的凶意。

    裴展只觉浑身一寒。

    妖兽?!

    这竟是一只烟云虎!

    而且还是一只成年的烟云虎,实力堪比安魄巅峰大圆满!

    难怪能够一口咬伤他的肉身。

    在裴展打量这只烟云虎的同时,那只烟云虎也目露凶光,龇牙咧嘴的吐露这灼热的戾气。

    就在这时,在这只猛虎背后,却传来一道似水如歌的少女之音。

    “这不是鼻孔朝天,素来趾高气扬看人的黄侍骆大人吗?怎么今日如此狼狈不堪,被人逼到了如此绝境呢?”

    原来在那虎背上,乘骑着一名明目皓齿的少女。

    此刻这弯着眼眸看着半空之上与南宫烨对峙的骆轻衣。

    少女生得一副好模样,眼睛大大的,两颊微微带些可爱的婴儿肥,姿容清丽秀雅,穿着一身绿色萝衣,与身下那只斑斓猛虎形成鲜明的对比。

    骆轻衣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几分,握着承影剑的那只手微微用力,顿时卡在南宫烨肩窝之上的剑伤之中,传来金属交鸣的脆响。

    她终于奋力拔出承影剑,自剑尖之中,飞溅而出的,并非雪花,而是类似于金属交鸣的火花。

    除了越国吴婴之外,骆轻衣还从未见过哪个人的肉身能够强硬到这般地步。

    南宫烨面无表情地抬首拍了拍肩膀上的剑伤,一手将那漆黑长剑负于身后,一手握拳,再度砸下。

    骆轻衣抬手朝着身侧划出一剑,剑芒斜撩。

    优美的剑身在空气中撩出一道磅礴之势,剑风呼啸像战场上千军万马在呐喊。

    她轻盈地身子在剑风中摇摆飞舞,避开上方轰击而来的那一拳。

    而南宫烨似是早有预料一般,嘴角微勾,他的一只眼瞳忽然大亮,折射出一道漆黑光芒。

    骆轻衣侧避而开的方向中,毫无征兆一般悬立出一道漆黑巨大的一轮黑色镜面,镜面之下,是看不透的深渊。

    她还未来的及茫然,便被吸入那镜面深渊之中。

    下方,面上带着调笑意味的骑虎少女面色陡然凝重起来。

    因为她看到,在那一拳的攻击直对之下,出现了一轮同样的黑色镜面,犹如鬼魅一般突然。

    下一刻,骆轻衣从中坠落,正中那一拳。

    “轰!!!”

    地上被砸出一个半圆巨大深坑,烟尘弥漫,也不知那坠入深坑中的女子是死是活。

    慕容衡狠狠咬牙,腹部的鲜血泊泊的流着。

    她看到那男孩手中的破烂匕首,刻意打磨成了锯齿的形状,被那般武器所伤,的确难以止血。

    她站立不稳,索性不站,倚靠在凋零冰冷的桃花树下,面色冷然看着这场战斗。

    裴展将手掌三枚钢针,正欲反手打入这只烟云虎的鼻子之中。

    谁知那少女早有预料一般的将它的脑袋一拍。

    顿时,一股雄厚的元力拍入烟云虎的脑袋之中。

    随即,咔嚓一声,那难以突破裴展肉身的牙齿顿时传来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那力量,足以咬碎玄器。

    裴展眼珠子大凸,直接爆开两道血红,面色涨红发紫,随着烟云虎口中捏碎骨骼的声音结束,他整个人如同一条软虫一般耸搭着。

    夹着三根钢针的拳头无力垂下松开。

    昔日的状元郎,裴展……就这么气绝身亡。

    虎头一摆,将死绝的裴展尸体随口甩了出去,然后随着背上主人的目光,一同看向深坑。

    烟尘散去,一只染血的手掌自烟尘滚滚中探出。

    很快,骆轻衣持剑撑地,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

    她斜着脑袋看着虎背上的少女说道:“林淡心,你怎么来了?”

    说这话时,她额角一串串的鲜血不断顺着她那张完美的脸颊滑落,看着竟有一种另类的凄美之感。

    被称之为林淡心的少女微微皱眉,似是被她面上那凄惨的鲜血所刺痛双眼,

    随即她很快收敛起眼底的幽芒,故作淡然无意的说道。

    “就准你天天接近粘着世子,就不准我来这看看吗?你回京第一时间不是去王府报道,而是急匆匆的转至世子的庄园之中,我不来看看的话,还真不知道这里居然正在发生如此精彩的事情。”

    南宫烨反手一拳轰散一只玄鹰巨兽,面无表情地看着拳头之上被划下的道道爪印,随即冷笑道:“叶家玄侍?”

    林淡心抬了抬她那颇为壮观的胸口,扬眉道:“准确的来说……玄侍首领便是我。”

    叶家玄侍,专攻御兽之道。

    林淡心自身实力也不过在安魄巅峰境界,可她身下所乘骑着的斑斓巨虎,却能够一口咬死一名安魄境界的裴展。

    其烟云虎的实力,则为安魄巅峰大圆满。

    而此刻,寂静的庄园之外,却不断发出簌簌声响,殊不知蛰伏了多少凶猛异兽。

    而方才在天空之上,无声攻击南宫烨的那只玄鹰巨兽,也是在她的绝妙指挥之下进行的。

    南宫烨淡淡的看了少女那张略带婴儿肥的俏脸,微微颔首道:“小小年纪,难得……”

    林淡心傲然抬首挺胸,十分受用。

    而骆轻衣尚且脸颊不断淌血,却是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小小年纪?这丫头不过是长了一张占便宜的嫩脸罢了,平日里酷爱啃猪肘子,一张小脸给她硬生生的养着了肥嘟嘟的模样,可要知道,她今年可已经二十有五了,还好意思整日顶着一张少女模样的脸出来招摇撞骗。”

    顿时,林淡心面上顿时乌云密闭,阴恻恻的看着骆轻衣,咬牙切齿道。

    “骆轻衣,你最讨厌了!我今日就不该出现来救你!”

    “救我?”

    骆轻衣抬手随意用袖子抹了抹面上血迹,然后漠然无情地抬首看着凌空而立的南宫烨,冷笑道。

    “那可是通元境,真想救我,你应该将剑侍长给喊出来才是。”

    林淡心坐在烟云虎上扭来扭去,气愤道。

    “谁知道这永安城里竟然还有如此敌手,我今日可是偷偷溜出来找你的,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骆轻衣没有理会这个在她记忆中,脑子一向不太好使的玄侍首领,而是目光沉沉地死死盯着上空的南宫烨,说道。

    “我记得北离太子南宫烨,今年年岁不过十九,且来年修为不过凝魂,今日得见,却是境界突破得如此之快,不知是服用了某种天才异宝,还是巧遇机缘,还是……”

    说道这里,骆轻衣眼底一道幽芒闪过,声调也随之变得低沉危险起来。

    “还是说……遭逢大难,被人夺舍扒皮,夺了身份!”

    南宫烨眼底寒芒大作,一直负在身后的漆黑长剑终于出鞘。

    剑出鞘瞬间的声音非常奇怪,不似寻常之剑出鞘的锋芒锃然之音,而是某种镜面碎裂的咔咔之声。

    顿时,迎来初阳光明的世界,再度被黑暗侵夺。

    那把剑的剑身,漆黑无光,宛若黑暗凝聚而出的一把剑,出鞘一瞬,就将整个世界的光明尽数吸收剥夺。

    不见一丝光明。

    夏运秋心神顿时失守,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那张美丽却如毒蛇一般恐怖的女子面容,他只觉下身一阵惨痛,扑通一声,倒地不起。

    而曹根手中锯齿匕首,尚且沾染这他最喜欢的鲜血之色。

    此刻他双目茫然,似是回到了那个饥寒交迫的夜晚。

    他的父母妹妹,皆用一种蚀骨仇恨一般的眼神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条粪坑中的蛆虫。

    厉方沉闷哼一声,心口大震,宛如被一记重锤砸过,他看到了亡楚的过去种种,然后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