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发酵

第四百七十九章 发酵

 热门推荐:
    火刑场上的浓烟和火苗还没有彻底消散,执行火刑的神官和教廷骑士们便转身离开了——这个充斥着呛鼻味道,被大量无知愚民注视的位置让神官和骑士们心情烦躁,虽然在平日里,他们会很享受地留在现场,享受周围民众的敬畏和恐慌,但现在他们显然没这个心情。

    教堂区里面还有一大堆麻烦事需要处理,宣传册造成的影响可不止局限在外城。

    广场上的普通士兵也撤走了,聚集起来的民众也零零落落地四散离开,这短暂的火刑稍微打破了围城状态下死气沉沉的气氛,却不能让人的心情振奋起来,恰恰相反,广场上的一场大火只给人们带来了恐惧和质疑——

    被烧死的是个不识字的流浪汉……教会只是随便抓了个人而已……异端审判的本质就是恐吓与暴力。

    那些宣传册上的东西是不是真的普通人原本或许并不知道,但现在教会起码主动承认其中一部分是真的了。

    人群散尽了,只留下一些看护焚烧现场的教廷杂役还守在火刑场旁,他们要等火彻底熄灭之后把这里的灰烬收拾一下,以防止引发火灾,而最后一小群稀稀落落的平民则在广场边缘游荡着,不过看护现场的教廷杂役并不会对这些游荡的人群有什么在意——不过是一群无所事事的愚民而已。

    几个农夫和工匠学徒打扮的人在离开广场之后钻入了附近的窄巷,轻而易举地甩开了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一座半废弃的小屋中。

    一个头发杂乱、眼窝深陷的男人朝旁边吐了口唾沫:“那帮混蛋……就这么烧死了一个无辜的人……”

    “他们一向如此,”另外一名肤色黝黑的年轻人低声说道,“可惜我们没办法把那个可怜人救下来……”

    聚集在小屋中的几人忍不住小声叹息起来,而一团模糊扭曲的影子则突然浮现在小屋角落的阴影中,那团影子在空气中抖动了两下,迅速汇聚、凝结成一个娇小的身影:“我们救不下来每一个人,我们的任务也不允许冒着暴露的风险去救人——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避免袖手旁观的唯一办法就是发挥出平日里所学的技能,借助一切机会把混乱和分裂散布到对手之间。”

    聚集在小屋中的几人看到这个浮现出来的娇小身影,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局长!”

    “任务中不可称呼职位,哪怕确认周围安全也是一样,下次再犯每人记过一次——你们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琥珀摆了摆手,一句话让眼前的人脸色齐齐变化,随后她环视了周围一圈,“不过你们在广场上的行动还算合格。”

    这是军情局的一支特别行动小队,琥珀亲自带领着他们。

    卢安城已经被封锁,最后一次有人出入城门还是在二十天前,但对于掌握着高深暗影技艺的琥珀而言,要通过暗影界把一支小队和一批物资送进卢安城里并不困难——即便琥珀这个“军情局长”不出手,受过专业训练的军情局干员们也有大把的专业技能可以帮助他们悄悄进城并在外城区潜伏下来。

    大教堂里那些神官和骑士对外城区的松懈态度给了这支小队很大的方便——很显然,大教堂里那帮人根本没有任何应对间谍破坏的经验,或者说这个时代几乎所有人在面对塞西尔训练出来的军情干员时都会显得破绽百出。

    临时的卢安主教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维持教堂区的运转上,而对于聚集着大量“无用平民”的外城区,他只安排了最低限度的士兵和戒律修士来维持秩序,这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本身是无可厚非的:以这个时代的对抗形式而言,只有超凡者以及超凡者周围的附庸力量才是有价值的,而绝大部分底层民众既不具备动摇秩序的力量,也不具备主动反抗的思想,对于底层平民,用足够的武力进行震慑便足以确保秩序——这是至今以来“性价比”最高的想法。

    然而军情局干员们恰恰就是从这些最底层的区域开始进行渗透,并逐步把混乱向上层蔓延的行家里手。

    从五天前开始,琥珀便带着这支队伍在卢安城中潜伏下来,依照上层的命令,他们在外城区散布了第一批宣传材料,并不断把卢安城内的情况传到外面,而卢安大教堂的神官们对那些宣传材料的反应速度比预想中还慢——直到第一批材料全部散布出去,他们才终于注意到这一点。

    随后便是波及全城的搜查和抓捕,以及在这个过程中进行的掠夺和暴力。

    一切都在琥珀预料之中——卢安城的教廷骑士和逃亡进来的流亡骑士们积攒着巨大的压力,只要有任何宣泄的理由,他们的压力就会立刻变成可耻的暴行。

    而且他们并不会认为这样做有任何不对。

    虽然教堂区内部的情况还不明确,但琥珀也能猜想到在内城区的围墙里面会发生些什么:宣传材料里的一部分内容直指教会内部利益矛盾点,其他内容则隐晦提到了塞西尔对“醒悟教士”的优待政策,虽然仅凭这种程度的宣传材料不可能直接把那些边缘区域的底层教士拉到塞西尔这边,但引起一定程度的动摇和混乱是足够的。

    这座城已经被封锁了六十天,该发酵的内部矛盾都已经开始发酵了,此刻进行任何形式的煽风点火,效果都会空前良好。

    而随着教堂区内部的气氛变得紧张,卢安大教堂里的主事者也将更没有余力关注外城区——他们甚至可能会认为外城区的问题已经被他们“行之有效的净化仪式”给彻底解决,从而放松警惕。

    那么军情局干员们接下来的活动就更容易了。

    琥珀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这个看上去很有范的思考动作是她从高文那里学来的,这可以让自己看上去更有威严:“魔网终端工作情况怎么样?画面传回去了么?”

    一名身材高高瘦瘦的军情局干员拍了拍放在自己脚边的黑色金属箱:“状态不错——而且小型化的魔网终端轻巧多了,用起来方便得很。”

    这个身材高瘦的军情局干员正是之前在广场上扛着麻布包的人。

    而他脚边的黑色金属箱则显然是一件魔导装置——它的一端略窄,外壳前端和正上方分别镶嵌着一块水晶,整个金属箱的尺寸不到半米,在周围包裹上稻草之类的东西之后,正好可以塞进一个麻布包里。

    它其实仍然有着颇为可观的体积和分量,算不上多么便携,但对于见识过魔网通讯器原型机的人而言,这台设备已经是小到不可思议的黑科技了。

    “用的时候小心点——机械学士们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它弄这么小的,”琥珀点点头,“这是把那些神棍打垮的关键,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要瓦解卢安城,不仅仅是要把他们从大教堂里赶出去,更重要的是要把他们从‘南境’赶出去,而能不能达成这个目的……就要看我们接下来的行动了。”

    军情局干员们摩拳擦掌,斗志昂扬:“是!”

    “很好,那么分派接下来的任务——瘦子,你和猎犬继续在外城区活动,把一切对圣光教会不利的场景都记录下来发回本部;龅牙,你和耗子继续在靠近教堂区的地方散布莱蒙特主教曾经言行诡异的消息,但要注意自身安全。其他人跟我进一趟暗影界,搬东西。”

    训练有素的军情局干员们立刻行动起来,一名被琥珀点名进暗影界的队员则好奇地随口问了一句:“头儿,搬什么东西?”

    “传单和画册,”琥珀咧开嘴,微微一笑,“后面又送来两万份——还有更多的在路上。”

    “咻——”队员忍不住吹了个口哨,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他们烧的还不如咱们印的快……”

    ……

    在经历了十几天昼夜兼程的赶路之后,女巫吉普莉终于回到了这片阔别已久的土地。

    她还记得数日前在北边穿过磐石要塞大门时所看到的景象——宏伟的磐石要塞仿佛化作一片巨大的工地,林立的脚手架和工程机械随处可见,将整座要塞进行彻底的翻新重建,工人们昼夜不停地用钢板和减震骨架加固着要塞的北部城墙,魔导技师和机械军士们则将大大小小的魔导炮安装在城墙顶端的导轨与炮座上,崭新的魔网阵列和各类连见都没见过的魔导设备充斥着视线,几乎让吉普莉和同行的皮尔斯看花了眼。

    在看到磐石要塞的景象之后,两位在外执行了大半年任务的军情局干员就意识到这次返程是正确的:本土的发展速度简直是匪夷所思,住在那个迟缓落后的安苏王都里,天天看着贵族们举办舞会、交际应酬,根本想象不到故乡每天都在发展成什么模样,如果真的在王都里住个三年五载,等回来之后恐怕就要连小孩子都不如了。

    但即便带着这样的觉悟,等真正走进公国首都塞西尔城的时候,两位干员还是陷入了长久的呆滞之中。

    这座城市……不但比他们离开的时候扩大了整整一倍,就连不少地方的街道布局都改变了。

    之前临时建造的工坊、公棚都搬到了东部的工业区域,并完善成了庞大的工厂设施,而原本只有一些砖瓦屋舍,顶多有几座砖瓦小楼的街道则已经变成繁华的街区,富有安苏风格,又着重实用性的居民楼就如城市的卫士一般排列在各个区域,而在这些区域之间,则是因日渐繁荣的经济而迅猛发展起来的商业街区……

    两位军情局干员恐怕根本想不到,在白水河北岸有一个更大的新城区建设计划已经进入了基础铺设阶段——因为南境人口迁移、村镇合并工作的持续进行,塞西尔城的人口又要翻倍了……

    吉普莉和皮尔斯就这样带着惊愕和自豪混杂的情绪进了城,并顺利在军情局大楼完成了报道——谢天谢地,他们至少没有在军事区里迷了路。

    “琥珀局长在外执行任务,”军情局的接待人员一边对两位外派干员进行登记一边说道,“不过她知道你们会在近期返回,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接下来的计划。”

    在完成报道登记之后,担任接待员的年轻女性文员把新的身份证明和资料袋交到了吉普莉和皮尔斯手上,随后站直了身体,郑重其事地说道:“感谢你们对塞西尔做出的贡献——辛苦了!”

    皮尔斯和吉普莉一时间有些错愕:他们实在离开这里太久了,而且错过了太多组织完善的关键阶段,以至于一时间都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好略有些尴尬和拘谨地笑着,幸而接待员小姐似乎也料到了眼前两位前辈的反应,同样以笑容化解了短暂的尴尬:“请不要拘谨,这里是你们的家。皮尔斯干员,你现在可以解散休息了,至于吉普莉干员……有一个特殊点的任务是给你的。”

    吉普莉有些惊讶地张大了眼睛:“任务?”

    她心里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没有休假的么……

    “请放松,并不需要出外勤,任务内容比较轻松,”接待员小姐似乎是看出了吉普莉的想法,她露出一丝略有些神秘的微笑,“这个任务是领主下达的——你可以休息半天,请在下午四点准时去领主府报道。”

    (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