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狙击兵王 > 第410章 怎么是实弹

第410章 怎么是实弹

 热门推荐: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秦凤吃了李仁杰一盒巧克力,倒也会做人,不但替念雨田挡了一天的假期,而且一日三餐还都亲自送到念雨田的宿舍,为小两口制造浪漫的恋爱时光。

    第二一早,李仁杰和念雨田刚刚吃过早饭,就见秦凤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念姐,不好了。”秦凤隔着房门叫道。

    “是有伤员了吗?”念雨田询问,部队里面训练强度大,扭伤之类的事情经常会发生。

    “不是,是营长带着曹营十二狙过来了!”秦凤焦急地叫道。

    “曹营十二狙?”李仁杰怔了一下,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有些草莽的江湖气息?

    “小凤,你要是再敢乱说我就罚你把条令条例抄写一百遍。什么曹营十二狙?能好好说话吗?”念雨田斥了一声。

    秦凤吐了下舌头说:“反正营长带着人过来了就是!”

    念雨田扭头向李仁杰解释道:“曹营长是个狙击迷,于是他就在全营挑选了十二名神枪手组建了一支狙击小队,并且亲自进行培训,因此秦凤这些不懂事的人就戏称他们是曹营长的私家军,叫什么曹营十二狙。”

    “我说怎么带着一股江湖气息呢。”

    李仁杰醒悟过来,随后不在意地说,

    “看来曹营长这次还是冲着我来的,不过有一点他错了。”

    “哪里错了?”念雨田问。

    李仁杰回道:“表面上看起来曹营长找十二个神枪手来培养狙击手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可是狙击手与神枪手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神枪手只要打的精准就行了,狙击手却要求的更多,很多情况下狙击手是不开枪的,主要的任务是隐匿自己和侦察情况,以便协助部队取得胜利。

    因此,神枪手并不代表着就是狙击手,神枪手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狙击手。”

    念雨田听完后轻叹一声说:“看来你是打算接招了。”

    李仁杰搂着念雨田的腰说:“我要是不接招的话,那不是太丢我家雨田的脸的,让他们以为我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就你,还小白脸,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念雨田调侃道。

    这边李仁杰和念雨田在屋里打情骂俏,那边曹旦已经带着十二名狙击手来到了念雨田的宿舍外面。

    “营长。”秦凤急忙敬了个礼。

    “看来你已经打过小报告了。”

    曹旦瞪了秦凤一眼,然后上前敲了下房门说,

    “念医生、李兄弟,你们在吗?”

    “吱呀。”

    念雨田打开房门先走了出来,寒着一张脸说:“曹营长,不知道你是头疼呢还是脑热,我叫秦凤给你开点药。”

    曹旦干笑一声说:“念医生开玩笑了,我即不头疼也不脑热,身体健康的很。”

    “那就奇怪了。曹营长即不头疼也不脑热,这一大清早的就来找我有什么事?”念雨田问。

    曹旦咳了一声说:“念医生,你误会了,我这次来不是找你的,而是想找李兄弟。”

    李仁杰早已经跟着念雨田走了出来,装着惊讶地说:“不知曹营长找我有什么事,是想喝酒呢还是说再把我关起来?”

    “李兄弟真是会开玩笑。”

    曹旦一脸的骚红,勉强挤出笑容说,

    “李兄弟,我想你也听念医生说了,我是一个狙击迷。

    刚好,我也打听了一下,知道李兄弟也是当兵的出身,而且还进入过人人羡慕的特种部队,是一个狙击天才。

    李兄弟,明人面前我也不说什么暗话。

    是这样的,你看到我身后的这帮兵了吗?

    他们也是狙击手,一听李兄弟是特种狙击手,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求着我带他们来见你,希望你可以指点他们一番。”

    “还请李班长成全!”

    十二名狙击手同时大声叫喊,并一起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看样子来之前曹旦已经教过他们了,不然不会这么整齐化一的叫出同一句话来。

    念雨田在一旁讲道:“曹营长,阿杰确实当过兵,也在特种部队里面担任过狙击手一职。

    不过,他早已经退出了特种部队,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而已。

    你让他指导十二个天天进行狙击训练的狙击手,有点不太合适吧?”

    “念医生,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日为兵终身为兵吗?在这帮小兔崽子面前李兄弟永远都是他们的老班长,指点他们一两招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他们的荣幸。”

    曹旦故意板着脸讲道。

    站在他身后的十二名狙击手紧跟着齐声叫道:“一日为兵终身为兵,李大哥永远都是我们的老班长。老班长,请你指导我们狙击作战!”

    “李兄弟,你该不会是瞧不起我手下这帮兵,或者说故意藏私吧?”曹旦激道。

    李仁杰看了念雨田一眼,以眼神讲道:“看吧,我说什么来着。这事躲是躲不过的,必须接下曹旦这一招才行。”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太过分就行。”念雨田以眼神回道。

    “放心,我有分寸的。”

    李仁杰微微一笑,接着向曹旦和那十二名狙击手敬了个礼,大声叫道:“你们说的没错,一日为兵终身为兵。老班长我不敢当,指点也不敢,权当我们大家相互切磋了。”

    “好,只要有李兄弟这句话就行了。”曹旦兴奋地叫道。

    “谢谢老班长!”狙击手们齐声叫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十二名狙击手回去拿上了他们一早就准备好的狙击装备,曹旦则亲自为李仁杰送来了一套狙击装备。

    李仁杰检查了一下狙击步枪和弹匣,眉头一皱,不解地问:“曹营长,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是实弹?”

    曹旦马上笑道:“没搞错,没搞错。李兄弟,我知道你是个高手,而且上过战场进行过实战。

    可我那帮兵却全部都是菜鸟,别说是实战经验了,估计以后也没有上战场的机会。

    因此,我想借助这次机会让他们体验一下实战的残酷性,磨练一下他们的心智。”

    “难道你就不怕出现伤亡?”李仁杰惊讶地问。